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讀書 > 我的母親

我的母親

2020-01-10 14:36:20 來源:諸城新聞網

孫晉芳

  心目中,母親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。
  母親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,沒上過學,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認得,一輩子只知道好好做人。在她的眼里,簡直就沒有好人壞人之分,她以本能的善良,真心實意待人,從不知用巧。
  我們家門口是一條鄉間大路,車輛行人不絕,常有路過的到我們家歇腳喝水,不管生人熟人,母親總是熱情地招呼。有的人進了門拿起舀子就從水缸里舀水喝,母親就忙去阻攔,說喝了涼水鬧肚子,要給人家倒熱水,甚至讓人家坐下喝茶水。前幾年,村子里還有小學的時候,鄰村的孩子來上學,進門喝水的孩子多。我們家是沙地里打的井,水格外甜,孩子們都習慣喝涼水。夏天,母親怕水曬熱了,喝了半溫不熟的水生病,總是快到放學的時候,抽上一桶涼水,提到院子里,以備孩子們來喝。
  那些年上學的孩子多數騎自行車,常常有孩子到家里來問有沒有打氣筒,也常有來趕集或上下班的人車子壞了,來借用打氣筒。父母年事已高,平時不騎自行車,家里沒備打氣筒。來問的人多了,母親反倒覺得不好意思,好像家里沒有打氣筒,不能為別人解決難題,是不應該的,就攛掇父親買上個打氣筒,說看著小學生車子沒氣了推著走怪可憐的,還耽了上學。父親同意了。有了打氣筒,幾乎天天有來借用的。只要有人問,母親就爽快地說有,說著便拿了出來讓人用。有時用的時間長了,氣筒都發熱燙手了。一次次地拿出拿進,母親一點也不嫌麻煩,有時還幫著按著氣門嘴。
  記得很長一段時間,鄰村有個青年,有精神病,不知干活,餓了就上人家討口吃的。每次來,母親都給他足夠吃飽的飯食。母親院子周圍是半人多高的籬笆墻,時日久了,那青年不用進門,就站在墻外,也不說話。他來了,母親就把飯食隔著墻遞給他。那人吃了就走。我們家西邊是條河,河兩邊都有樹林子。母親說,有幾回那青年來時,會將撿到的一捆干樹枝隔著墻扔到院子里來。我常囑咐母親防著點,免得受到傷害。母親卻說,誰說潮巴不懂事,也知道孬好哩。有時候,如果那青年幾天不來,母親反倒覺得不習慣,還擔心那青年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。
  母親的善良有時讓人擔心。記得有一年五一回家,母親正在灶下燒火做飯,炕上躺著一個陌生的婦女,大約四十來歲,頭枕著胳膊,腳搭在炕沿上,穿著一雙臟得看不出什么顏色的球鞋。一身花色衣褲,短頭發又厚又臟,蓬得像個刺猬。黑紅的臉,圓嘟嘟的。她睡得正熟,嘴角有口水流出。我仔細端詳,認不出是誰。到灶下問母親,母親也說不出那人到底是誰。說是外村里的,不知怎么就來到我們家不走了。母親說在我們家住了兩晚上了,也問不出個什么來,很明顯的是神經有毛病,從家里出來,走丟了的。一個神經失常的人,誰知道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來。我一聽,嚇了一跳,埋怨母親不該收留這樣的人。母親卻毫不在意地說,她又不打人不罵人的,怕什么,不留她,還能讓她在外面過夜?又囑咐我在外面留心一下,看看有沒有人家找。后來那婦女醒了,也不說話,到堂屋里拿了個馬扎坐在門口,眼睛直直地看著外面。我問她叫什么名字,家住在哪里,家里還什么人,怎么會到這里來的,她不回答,只是看著我,好像我說的是她聽不懂的外國話一樣。過了一會兒,她瞅著門外,眼里很空洞,好像什么也沒看,她的眼里是另一個世界。她自言自語起來。語言散亂,不時地夾雜著粗俗污穢的詞語。從她雜亂的話語里聽出,她老公外面有了相好的女人,還帶到家里去。估計她受到刺激,神經失常了。她不說話的時候,倒也看不出什么來。
  離開家時,我再三叮囑母親小心點,能讓那婦女走就讓她走,千萬別再留,同情也沒辦法,誰又能幫得了她?母親答應了,卻還是笑著說:“這樣的人,也怪可憐的?!?/span>
  后來回家,我忽然想起那婦女來,問母親,母親說也不知怎么樣了。說我走后她去屋后園子里拔菜,回來時那女人便不見了,看了看附近也沒有。后來母親又提過幾次,說那婦女也不知是不是被家里人找回去了。
  善良是母親的天性,我再怎么囑咐,她也是順性而為,只好由她了。
  (作者系市作協會員)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朱麗錦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陕西11选5开奖结果遗漏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