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諸城新聞網 > 文化 > 讀書 > 大車子

大車子

2020-01-10 14:21:55 來源:諸城新聞網
    劉忠臣    畫

馬新義

  上年紀的人說,過去,諸城農家曾普遍使用一種叫大車子的運輸工具,如今,它的身影已經無影無蹤。因為駕駛這種車需要前后兩個人來操作,所以也叫二把手車。
  現在,六十歲以內的人很少知道大車子是怎么回事了。這種車子的使用地域范圍到底有多大,也不得而知,但在濰坊、青島、日照、臨沂地區使用還是很普遍的。大車子有多少年的歷史也不好考證。青島黃島區有座徐山,傳為秦始皇命令方士徐福東渡去取長生不老仙藥的出發地,山上的石板坡上,有一道車轍印,約二指深,兩三米長,在這個必經之路的石板上,車子走多了,走久了,壓出的一道溝,老百姓叫“車轍”??勺C那時就使用獨輪車,但到底是單人推的車還是二把手車就不好考證了。
  大車子是我們這一帶的祖先們謀生的主要運輸工具,世世代代靠它替代了原始的背扛肩抬、效率低下的勞作,為農家的生活提供了方便,雖然簡單,但也是祖先智慧的產物。我小的時候,聽說相州有兩輪的大車,老百姓叫“大板兒車”(就是膠輪馬車),但只有到相州趕集才有可能見到。在農民眼里,大板兒車就等于現在的高科技產品。20世紀50年代初,在偏遠的農村,見到過大板兒車也是一種令人羨慕的經歷。據老人們講,大車子使用的最終年限應該是1966年,1967年就沒有了,改成了膠輪小推車和兩輪地排車。再后來,農用拖拉機普及,小推車、地排車也少用了。今天,農村過去用的生產工具有的還可以找到,如耕地的犁、打水的轆轤、倒筲……但大車子是難以找到的。聽說三十年前,高密曾找到一輛大車子,在去北京展覽時被八一電影制片廠高價買了去?,F在,農村已經見不到這種傳承了不知多少年代的運輸工具了。絕跡的重要原因一是不再用了,二是這種大型工具在成立合作社時全部歸了生產隊;后來不用了,隊里不留,個人無權收藏,不像轆轤等農具,私人家中有的還可以保存下來。
  大車子是由前后兩人推的。前頭用?;蝌呑永?,有一人幫牲口,兩人推車子,缺一不可。前邊的推車人通常叫“前車戶兒”,后邊的推車人叫“后車戶兒”。
  大車子在農村用途很廣。送糞肥時,先用秫秸扎成帳子,鋪在兩邊;裝滿后再搭上帳子用繩子捆好防止漏糞。推秫秸時,車裝成八字型,直達到后車把后頭,像燕尾形。最難推的是麥子,一是裝得太高,不易掌握平衡,二是后面推車的人只能從車中間的大轱輪縫隙中看到一點兒路。這種車,后車戶兒全靠前車戶兒的口令提示來把握方向應對前面的地形。我的家鄉在舜王街道老梧村。這里四周是嶺地,上下坡多,而且鵝卵石子多,旱天土路堅硬,陰雨天路上泥濘,穿一般鞋很快就會蹬壞,而且爬坡也蹬不住地面。家庭條件好一點兒的可以穿自納鞋底的布鞋。但為了省儉,多數人是穿堅硬、笨重的膠皮車帶做成的鞋。雖然腳很擠,常常會磨出血泡來,但推車時還是硬挨著穿這種堅硬的皮幫皮底鞋。
  大車子也當轎車使用。農家娶媳婦有條件的使花轎,沒有條件的就用大車子扎成帶車棚的轎車。方法是用約三米多長的竹片彎成弓狀,叫車棚桿,插在兩邊的車幫上,幾根車棚桿插好后頂上搭上花席子,這就有了頂蓋了,車兩邊再綁上帶花樣圖案的廂板,前后再掛上花毯簾子,這樣就成了很美觀、很體面的轎車,可以用來搬新娘了。有時,也可以作為姑娘、太太們出遠門、看戲的坐乘。據老人們回憶,1936年,漢王山(位于今舜王街道老梧村)山會上唱戲,在一圈看臺中間就有許多這樣的車子,都是太太、小姐們來看戲的。由于人太多,還擠破了一輛不知是哪村的大車子。另外還有十幾輛大車子的車棚被擠破。
  當年漢王山清涼寺中也有幾輛大車子。除了自己用外,村里的老百姓也常去借了用。主持僧覺奎是一位很和善幽默的老人,有時寺中的大車子借出去了,再有來借的,他就笑瞇瞇地說:“大車子不在家呀,去搬閨女去了?!币萌藗內滩蛔⌒ζ饋?。
  大約是一九二幾年,漢王山山會唱戲,要到安丘去搬戲班。為了講排場,去了九輛大車子,并且是一色的棕紅色的騾子拉車。這樣的排場引來了一群土匪,他們搶占了漢王山。當時漢王山上有一個國民政府辦的育才學校,分甲、乙、丙、丁四個班。土匪占山時學校已經放了學,幾個和尚被綁起來吊在了樹上。學校的老師下山報信,縣衙派來了兵,解留、相州、漢東鄉(以曹村為中心,因在漢王山東邊稱漢東鄉)等鄉的聯莊會合力攻漢王山。21個土匪,除了一個跑掉外,其他都被打死,割下頭來掛在相州的牌坊上示眾,幾天后又送到縣衙領賞去了。
  我小時坐過這種大車子。那是六七歲的時候,隨母親去住姥娘家,我家離我姥娘家的塔西橋村八里路,記得那是秋收結束后,農家的活都忙完了,父親和叔叔推車,小姑幫牛,把母親、我和二弟送到姥娘家。大約住二十來天,再來把我們接回去。坐在車內,像在一間移動的小屋子里,感到很神秘,聽著小姑喊牛的聲音,車輪轉動的“吱吱”聲,雖然單調,但也有一種尊貴、舒適的感覺。我們沿路可以掀起簾子看風光,有時過河,有時爬坡,到料疃村西的路上我掀起簾子,看到西嶺坡上一片古老的柿子樹,很像我家的年畫中的景色,古老而神秘,至今記憶猶新。
  當轎車用的時候,車的前后兩頭都是用布簾子擋著的(一般用帶花紋的線毯),在后邊推車的人根本無法看到前邊的事,這時就依靠前車戶兒喊的口令來引導后車戶兒的行動。
  前車戶要會喊口令。那口令必須講清楚車前面的地貌特征,以便讓后車戶及時把握,根據情況靈活處理。比如,遇到下坡,左邊偏低就喊“下崖古,慢大溜兒,里腳里坡”。后邊的推車人一邊“啊,啊”地應著,一邊用勁撐著套在兩只手腕上的“粘住”套扣。兩根“粘住”就會從兩邊夾住車輪,達到剎車、減速的目的。同時根據前車戶兒的提示,注意左邊腳下的地形。
  “粘住”,相當于剎車系統,是兩根插在大車輪兩邊的木柄,前方后圓??亢蟮囊活^用繩子掛在兩只舊布鞋上,套在后車戶的手腕上。需要剎車時,兩腕用力往外撐,這樣夾住車輪,達到剎車的目的。有的推車人,還故意在車輪的一側砸上一根竹掃帚的棒,粘住磨著竹質和木質不一樣。這樣剎車時就會發出吱吱的響聲,與眾不同,很好玩兒。
  如果前邊有片淤泥,車輪會陷進泥里,或者走溝底,兩條腿伸不直,就事先喊“兩蜷腿喲”,后邊的人就“啊,啊”地答應著,一唱一和,像大集上賣包子人的腔調,也像號子。麥車垛高的時候,前車戶兒要高聲喊,否則后邊的人隔著麥車聽不清前邊的口令,就會出麻煩的。有的小路,兩邊是小溝,路成魚脊狀,就喊:“單挑!”提醒后車戶兒小心。只走中間小路,別失了腳。如果只有一面低洼,就根據左右喊“里手”“外手”。凡是推大車子,都要有襻,套在脖子上承擔著車的重量。前邊地形如果兩邊高,后車戶的車襻就松得不著肩了,前邊就會喊“兩托襻”。車襻一般都是麻繩編制,車襻套在脖子上承擔著車的一部分重量,這種負重,有時是靠脖頸超負荷的支撐。特別是后車戶兒,重量太大,脖子壓得腫起來是常有的事。過去,每個村都會見到一些脖子后頭鼓起一個饅頭狀肉瘤的人,這樣的人都是被車襻壓的。他們是出過大力的人。記得小時候有位外號叫“大把頭”的大爺,他的脖子后頭就有一個饅頭狀的肉瘤。他人很和善,在場院里,他干完打場或壓場的活時,坐在地上休息,抽著煙袋,我好奇地去摸他那個肉瘤,他也不發火。那肉瘤軟軟的,我以為好玩兒,但長大了才知道,那是苦累辛酸的證明。這位大爺還有一個習慣動作,待不多大一會兒,他就會伸一伸脖子,頭晃一晃。這無疑是他年輕時推車被壓時活動頸肩的動作,久而久之,便成了習慣。雖然推大車子是農村最重的活兒,但是憨厚的農民還是以此為榮,因為沒有一定的個頭和力氣是干不了這種活兒的。莊戶人值得驕傲的東西不多,能推大車子就成為一種資本。大家以能不能推大車子來衡量一個人的價值,常說:“創不上支襻那還叫個男子漢?”
  推大車子的人,在夏天熱的時候,大都不穿上衣,只光脊梁披一條披布。披布大約有一尺多寬,從脖子搭到兩手那么長,護著肩膀和兩臂,防止車襻磨皮肉。因為穿著褂子,被汗水濕透,貼在身上,極不舒服,有了披布,可以隨時擦汗,也可以在河里擰一擰再披上,圖個涼快。車走到半路,停車休息時,還可以用披布當坐墊。這在當時也是鄉親們在服裝設計上的一種創造,以適應勞動為美、為上。除披布外,推車人還有一種特有的防汗工具“汗溜子”?!昂沽镒印笔囚杖~的纖維編制,一圈棕毛,像一排毛刷,戴上圍繞額頭,可以阻止從頭上流下的汗水的流淌,在推車人來不及擦汗的情況下引導汗水從棕刷上滴下,以防汗水流到眼里。這時,手是倒不出來擦汗的。
  如果車前頭遇到有石頭,前車戶兒就喊:“石頭絆腳”或“招古顛”。遇到過小河,河中有墊腳的石頭散落在河中,就喊:“看著脈呀?!笨诹疃喾N多樣,有時口令也會根據實地情況現編。記得有一次,我們隊里的老會計單文齋推前車戶兒,在過溝時,前后左右都難走,沒法提示了,著急了,他就喊道:“看著腳下,四面子大不善??!”這在傳統口令中是沒有的,其隨機應變,傳為佳話。還有的口令是讓后邊的推車人如何使用車襻,如“里搭襻”是左膀子使勁兒,拐肘使勁兒少,“外搭襻”則是相反。往左拐叫“掐里調外”,那就要右膀子使勁兒。
  什么是好車戶?前車戶兒要有“好標頭”,要把住方向,口令要清楚明白;后車戶兒要有“好調頭”,跟上路況的變化及時調整車的方向。拉莊稼的時候一般天氣熱,特別是拉麥子,最辛苦。拉到場上,卸下車后推車的就用披布擦擦汗水,然后到場院邊水罐前,拿起勺子舀水喝個夠,因為這時他們身體的水分消耗量是很大的。
  大車子在滿載的時候歪車是常有的事,這時車耳子崴斷的可能性很大。這種情況下回家修理是不可能的,因為你無法把很重的車拉回家。所以,每輛大車子的后車把兩旁一邊掛著一個車耳子即安輪軸的榫座,一邊掛著一個油壺,一是可隨時換上車耳子,另外可以隨時點在車耳子上油,因為車軸是木頭的,及時點油以防磨損太快。大車輪是木頭的,為了耐用,車輪著地的一面都要釘上鐵瓦。
  做大車子的技術要求很高,特別是車輪由多塊木頭湊起來呈一個整圓,差一點兒都不行。據陶家嶺的老人回憶說,有個人是開木匠鋪的,做大車子出名,他對技術要求很嚴。他做的車輪子做好后扔在水灣里過三天再撈出來,打開鉚卯榫里邊還是干的,說明嚴密。有時候做完車輪,他覺得不滿意就會砸碎,別人勸說也沒有用,不管是干了多少天的活也得重來,從不顧惜。就因為這,村里人給他起了個外號叫“活閻王”。
  幫牲口也是很講技巧的。我的堂叔哥馬新安比我大三歲,他幫牲口就受到所有推車的大人們一致稱贊。說他“趕眼色”,牲口幫得好,可以省推車人好多力氣。比如上大坡前,要提前加力,喊牛用力拉,與推車人配合好,一股勁兒就拉上坡;否則三住兩歇,牛多費了勁兒,人駕著車還格外累人。比如遇到下坡,幫牛的要及時用鞭桿挑起拉繩,防止拉繩松了拖在地上。因為那樣,前面的駕車人不小心就會誤踩到拉繩外,牛一旦使勁兒,拉繩崩直,駕車人的一只腳就會被拉起,那樣容易出事故。有時事情就發生在一瞬之間,所以幫牛人要很機靈才行。在村里行車,有時會遇到直角拐向另一條街。這樣的情況,幫牛人就應先挑起拉繩看車行的情況,牽牛先拐彎。這時,因拉繩不上力了,前車戶兒就要喊:“掐里調外,跟著跟著?!比绻怯夜站秃啊捌庹{里,擁著擁著?!甭牭娇诹?,前后一齊使勁兒,靠兩人前拉后推的力量把車轉過彎來。這時幫牛人就要趕緊把拉繩放下,催牛加勁兒拉動拐過彎來的車子,為駕車人接力。
  我曾經幫過牛。那是1958年的春天。當時我有十一二歲吧,各個隊都在往外拉土,我幫牛拉車往地里送屋框子土,我父親在后邊推。有一個叫孫家如的復員軍人在前邊推,拉到地里,車子放下了,因為牛去找草吃,我沒牽住,把還沒卸屋框土的車拉倒了。我父親氣得抽出“粘住”來打我,幸虧孫家如拉著,我才躲過了一場好打。父親生氣地罵我:“燒火不著,頂門彎彎?!表旈T是那時家家為防盜,大門關上后還要用頂門棍頂著才保險,頂門棍以直的為好,彎了就使不上勁兒。父親的意思是罵我干什么也不中用。多年后我跟孩子們說起此事,小女兒還逗趣地說:“喲!俺爺爺還會作詩來!”令我哭笑不得。我現在仍然記著那些推車的口令。主要是因為小時候,做過的游戲的記憶還沒忘,那是世世代代傳下來的,就是推大車子。我們到嶺上去割草時順便到嶺溝里割一些野生的葛藤(現在沒有了),回家擰成繩,做成拉繩(接成一個圈),秋后也用地瓜秧子。拉繩做好后,前邊一人套在脖子上用兩肩拉,當“?!被颉按篁呑印?,后邊兩人背對背挎起胳膊,把拉繩掛在后頭的車戶兒的腰間,這樣一套大車的規模就全了,就可以拉了。
  前邊幫牛的拿樹條子幫著拉車的“騾子”,不時地喊著“駕,咿,唔嚎唔嚎……”當“騾子”的人就使勁兒拉。后頭兩個駕車的人就根據地形一呼一應地喊著:“下崖古,慢大溜……”“噢……”一輛車四個人玩,有時組合幾輛,拉車、推車、幫牛的角色輪換著玩兒。在月色好的晚上,常常玩得一身汗,盡興方罷。
  這種游戲不知傳了多少代,既有趣,又實用。通過這樣的游戲,大人們為推大車子這活計培養了接班人、后備軍??墒俏覀冞@一代雖然學會了推車的一套口令,但到了能推車的年齡,游戲也失傳了,大車子已經從歷史舞臺上永遠地消失了,時代已經與那種沉重的體力勞動告別了。
  (馬新義,男,1946年出生,諸城市舜王街道人,濰坊市博物館研究員。)
  1 條記錄 1/1 頁
編輯:朱麗錦

新聞排行

精彩熱圖

娛樂新聞

關于我們 - 諸城新聞 - 娛樂新聞 - 網站公告 - 版權聲明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
備案號:魯ICP備12026069號-1  主管: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  主辦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技術支持:諸城信息港
版權所有:濰坊日報社諸城分社  地址:諸城市東關大街28號 郵編:262200 安全狗網站安全檢測

陕西11选5开奖结果遗漏值